作家库 >> 头条文摘   

于华磊:游双龙山

编辑:admin 阅读:91 次更新:2022-12-14 举报

平日里总是忙着没有实际意义的琐事,这也让心里久久不能平。刚停下来时就想去登山,便望向了南面的双龙山。

      虽然称为山,但不高,也不陡,所以倒不如称作是一个土坡或者丘陵。

      起初走的时候,天色已亮,薄雾尽散,但外面的景与天交界的地方依旧是模糊,犹如画家的调色板一样,边际模糊,里面也是模糊的,但里面那是清楚的模糊。云在天空肆意的排放着,只有几团,屈指可数。也在这模糊之中,整个风景构成了一个大差不差的水墨画,是那样一般的迷惘与和谐。

       到了山脚时,一切开始逐渐明亮与清晰。这山路不像野山的路一般,而是人工切成的石阶,可能是这石阶,高度、长度,还有宽度,什么都是一样的,从而与这水墨画格格不入。这里显得如此的清晰,不知走了多少街之后,那长度才有了稍许变化。我缓缓的走着,不是我不想走快,而是这树有些高,或许是我有些矮,看不到尽头,便走不快了。阳光从松树的每一个空隙中闪烁,而风让光眨眼,这让本可以清晰的树林又变得模糊了。这光同琐事一样,而我却只是在这时明时暗的山路上走着。

       不知不觉的到了山腰,其实有些鸟儿也想在水墨画上,留下清晰的身影。在树丛中,在路,在我面前,扑向那白云背后的蓝天,这模糊的天空上便有了一个清晰的影子,可能这鸟便是天空的救赎,这路的尽头会不会有什么救赎我?混沌的心,顿然有了一些欣喜。

        顺着走了不远,我本以为是山顶,可我上去后才知道,这是一个开始,一个小坡,而路就坐落在这相连的一个又一个的山脊上,最后通向一个最高的山顶。这山脊相连的,便是整座山如同巨龙的脊一般缠绕,而这脊也并不只是有一条,而是两条,想必这就是双龙山名字的由来。

       过了这个坡顶,松树林已然没有了远见的时光下清晰的路和两侧的草丛。这路上没有人,只有冰冷而清晰的路。我继续走,而路开始了起伏,同音乐家的音符在空中飘扬时上时下那么波荡、清晰,以至于所有的景都刻在了心上的石板里,那琐碎的,被光照的那么的通彻,那么的虚无。风扫过草丛,发出沙沙的响声,就像山嘲笑一般,那不能平的,在清晰中如烟被风吹散了,如露水 被太阳蒸融了。我想,此刻我是世界的,我是世界的。心中那么无比的平静与广阔。

       沉浸在这其中的我又向上走了,向着最高的山顶走着……

微信扫一扫
分享到朋友圈

上一篇:

下一篇: 何刚毅

标签

暂无标签

朗诵

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,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。

评论[0条]

更多>
内容 作者 时间
  • 注: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